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秘密花園 02

在拉近與病友距離的艱難道路上,陸斯行覺得自己還不至於這麼快放棄。比起爆棚的靈異感,唐名燁本人的氣質還是挺吸引人的。

他決定採取迂迴戰術。

“說起來,我也曾經暗戀過一個人。”

唐名燁果然起了興趣:“喔?是什麼樣的人?”

“她……呃,怎麼說呢……”陸斯行抓耳撓腮,“奇怪了,話到嘴邊忽然想不起來了。”

唐名燁理解地拍拍他的肩:“我明白,你的她跟我的小蓓一樣,是仙境的雲霧,是夢境的殘影。”

“不不不,你聽我解釋,我喜歡的是活生生存在的人!”

“你的意思是難道小蓓不存在?”唐名燁語調森冷。

“不是!你的……咳,叫小蓓是吧?跟我暗戀的那個人是不一樣的,不是關於存在,而是、而是……俗話說,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嘛!哈哈,你說是不是?”

陸斯行語無倫次胡謅一通,終於看見病友的臉色漸漸和緩下來。

“替你的她取個名字吧。”

“我就說了不是這樣啊啊啊啊啊!”

“那她叫什麼名字?”

“唔……我想不起來。”

“那替你的她取個名字吧。”

“……好。”

 

***


陸斯行覺得目前是和唐名燁站在了同一陣線,雖然這支軍隊的名字很可能叫作“幻想自己有女友的魯蛇軍團”。

 

***


女友的名字決定好了,叫賽琳娜。陸斯行想像她是一個金髮碧眼,豐乳肥臀的女人。

唐名燁鄙視他如此大眾化的品味。

“那不然……黑色頭髮,偏瘦的臉,有點冷淡又很沉靜的眼睛……”陸斯行慢慢說著,竟感到真有某種形象要浮現腦海,比典型的金髮俏妞更逼真立體,貼近眼前。

他想起了他的花園,紫藤蘿垂掛著輕撫他,風信子、山茶和波斯菊都對他笑,搖曳著招手,引他往花園正中,最花團錦簇的寶座走去。

有人坐在他最愛的所有芬芳當中,本身卻既沒有甜美娛人的氣味,也沒有斑斕誘惑的色彩。那人側著頭小憩,黑色的長髮蓋住臉垂泄而下,上頭映著金色斑駁的雨後晴光。

陸斯行眨了眨眼睛。他的花園仍然在,可是寶座如今空無一人。萬紫千紅環抱著驟然被挖空的主角,蝴蝶想要親吻誰卻撲了個空,姍姍地繞行,寂寞地離開。

或許從來就不曾有人光臨?

他忽然覺得頭痛起來。

“陸斯行?”隱約聽見唐名燁在叫他,混亂的視野中是一張蒼白的,下巴很尖的臉。

這人長得真的挺好看的。

陸斯行憨笑一聲,猝不及防地栽倒下去。

 

***


陸斯行醒來之後,說能想起來自己幾歲還在尿床了。

“這是好現象。”醫生面無表情地說。

在他昏迷期間,唐名燁又給小蓓寫了一打情書。

“她說她很擔心你。”唐名燁信誓旦旦。

“喔……是嗎?敢情她還能給你回信啊?”

“她沒有回信,但我知道她一定是這樣想的。”唐名燁捂著心口羞澀道。

“……替我向她道個謝。”

陸斯行早已放棄和他爭辯小蓓是否存在的問題,再這樣下去他都能去哲學系當兼任教授了。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