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破曉 01

  

  試著寫了前幾天記的那個腦洞

  環太平洋AU

  沒看過電影也不影響閱讀,有沒解釋清楚的地方歡迎提出

  說想看的可給點反應,不然我要鬧小情緒了~  




    2045年,香港,瞭望台指揮部。

    作為東亞最重要的外星生物抗擊基地,“瞭望台”在黎明之前微濛的天色中顯得十分不起眼。它在地面上的部分,蟄伏在城市濃稠的燈火之中,看上去不過是一座行館——年久失修,帶有上個世紀氛圍的軍事建築,就像那些後來被改建成博物館或派出所的地方一樣。

    淩晨5:30分,唐關按掉鬧鐘,上半身劃了個弧形,從床上坐起身來。

    閃著冷光的電子錶盤顯示他還有40分鐘的時間可以打理自己,面對一整天勞心勞力的訓練和工作。

    三十歲之前就過上了這樣一成不變的生活,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在披上作訓服外套準備走出房門的時候,唐關的腦中忽然有了這樣的想法。然而等不及深入思考,他一擰開門把,門外撲面而來強烈的探照燈光,和隆隆的機械運作聲立刻把他拉回現實。

    唐關眨眨還留有一星困倦的眼睛,讓清晨的寒冷和機油氣味刺激身體,以恢復一個指揮部專業人員該有的敏銳。

    在他的頭頂,也在他的腳下,一座兵工廠已經運行了數千個日日夜夜,正一如既往地轉動著人類工業的種種成就。他所站著的鐵製棧道沿著一個寬闊無比的洞窟往上盤旋修建,像一條盤踞老巢的蛇。洞頂垂降下的粗壯滑輪正勾著一個遊艇一般大小,閃閃發光的鎧甲頭顱,使它緩緩地落在屬於它的,巍峨靜立的金屬身體上。

    唐關望著威風凜凜的巨型機甲,目光有了一絲微不可見的波動。

    很少有人知道瞭望台的真面目。這個埋藏在地下數公里的巨大基地在公眾眼中神秘非常,卻如全人類所期望的,源源不斷地製造那些足以和外星生物“怪獸”對抗的武器。在許多個濃黑寂靜的夜晚,曾有一艘艘潛艇甚至是航空母艦從瞭望台的秘密出口駛向深海,攜帶著導彈、魚雷、核子武器,投入曠日持久的戰役當中。面對外星生物這樣強大的外在敵人,目睹被怪獸破壞得滿目瘡痍的城市,人類在付出慘痛代價後終於達到了有史以來最大程度的團結,而集各國頂尖科技於一身的Jaeger可說是這種團結的最終產物。

    Jaeger .

機甲獵人。

在所有強力的武器當中,最為人稱道,最能和怪獸抗衡的,非這些鋼鐵巨人莫屬。

成為機甲獵人的駕駛擊殺怪獸,是多少男孩的純真夢想。但身在其中,就會明白這條路遠遠沒有那麼簡單。

唐關輕輕嘆息了一聲,深切地為自己必須扼殺許多男孩的夢想而感到遺憾。

 

“早啊。”徐栩將資料夾遞給唐關,低聲說,“學員已經集合完畢。”

“嗯,早。”他向副官點頭致意,眼角餘光瞥見司令臺下站著一方陣黑壓壓的人影,個個繃著臉,大氣也不出,平視前方的同時也在用餘光瞄著他們的指導教官,想要從這個人細微的動作得知自己是去還是留。

這些年輕的,殷切的目光太扎人了。唐關忍不住活動了一下脖子,咳嗽一聲:“都放鬆,沒什麼好緊張的。”

一片靜默,沒有一個人的表情因為這句話而有絲毫鬆動。

畢竟對於一個以成為機甲獵人駕駛為目標的人來說,今天可說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日子。

“恭喜各位完成了第一階段的訓練,並且在前日進行了模擬出擊測驗。根據各位在這項測驗中的表現,基地將留下你們當中的十二人,進入下一階段更為嚴格的培訓。那麼接下來由我來宣佈各位的成績,叫到名字的學員請出列。”

唐關翻動資料夾,這上面每一個學員的模擬出擊影像他都仔細看過,此刻只需要稍加回想,那些戰鬥的細節就一一浮現眼前。

“陳烈。”

一名學員應聲出列。

“從偵測到能量波動到和怪獸正面交鋒,總計27分52秒,在尋找怪獸弱點的過程消耗太多時間,導致沿海的漁村受到極大破壞,最終以等離子炮擊殺怪獸,但機體在戰鬥過程被擊中多次導致嚴重受損。戰鬥評級為C級,未通過第一階段測試。”

“宋敏瑜。

基礎體能未達標準,與機體的契合度偏低,導致在作戰中行動遲緩。發現怪獸後未能給予致命一擊,使敵人負傷逃逸並且追蹤失敗,總計耗時15分34秒。戰鬥評級為D級,未通過第一階段測試。”

女學員抿著唇退回方陣,雙眼一眨不眨地望著前方,臉色發白。

“但你在偵查怪獸隱藏位置的階段表現十分出色,建議你往後勤方面發展,我相信指揮部需要這樣準確的直覺。”

沒有去看對方即將湧出淚水的眼睛,唐關不緊不慢地接著往下宣告。

“白知賢。以18分48秒的成績擊殺怪獸,預判準確,出擊時機合理。需要注意的是全速追擊時機體耗能過大的問題。戰鬥評級為S級,通過第一階段測試。”

“耗時31分01秒……

……未能有效利用友軍的火力支援……

……戰鬥評級為C級。

……通過第一階段測試。

戰鬥評級為B級。

規避傷害的表現可圈可點……”

徐栩在唐關身後盡忠職守地站著,心思卻不禁隨著唐關平緩的嗓音飄了起來,一串串數字資料和點評在這個訓練場半空打轉,在學員已經出列又歸隊了一打之後全變成了幾乎沒有意義的絮語。

也虧他有耐心一個一個指教。

公佈成績這種事,徐栩記得往年大部分的教官都選擇了一紙公告了事,跟考試放榜一樣,上了就是上了,沒上就是走人,多簡單利索。

“可是總要讓他們知道自己為什麼被留下,為什麼不能留下吧?”彼時唐關正徹夜檢視學員們的模擬出擊影像,眼下發青,仍是撓著一頭亂髮說,“我一直覺得大考不把試卷發回去是很不公平的行為,要是其中有什麼黑箱操作呢?”

徐栩挑眉:“你覺得咱們指揮部會這樣幹?”

“不是不是!噓……”唐關雙手合十,“我就是打個比方,可別讓上頭知道。”

“還上頭呢,你自己明明才是主考官。”

“所以我更要說明自己的評量標準。”

“喔?以你的評量標準,這一批新人可有什麼潛力股?”

“這個嘛……”

成績宣告已然過半,自是幾家歡樂幾家愁。原本岩石一樣靜立的方陣也出現了細微的騷動,甚至有一對一同通過測試的好友,仗著站在後排,飛快地擊了一下掌。站在在唐關的側後方,徐栩看見他翻動學員資料的手在紙片一角摩挲了一下,那是他有所猶疑時的習慣動作。

很快他就明白了唐關為何如此。

“陸亦鳴。從出擊到擊殺怪獸,耗時9分17秒。”

唐關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果不其然,學員們的騷動立刻變得更加明顯。

如果這是實戰的話,恐怕會刷新有史以來最快完成任務的記錄。徐栩在心中下了注解。

一眼望過去,記錄的主人還真生得一副符合這項成就的模樣——臉俊,身量挺,站在穿制服的人群中間還是頗為顯眼。年輕人的目光因為久候而微微垂下卻並不無神,像頭正在小憩也隨時能躍起的豹子。他似乎習慣於接受同儕艷羨的目光,他們的平庸他可以諒解,但是唐關?

陸亦鳴盯著面前這個披著藏青色外套,一邊說話一邊隨意走來走去的傢伙。一個比他們大不了幾歲,只駕駛過一台已經除役的機甲獵人,肌肉量明顯不足,幽靈一樣蒼白、輕飄飄的傢伙。

你這個人為什麼有資格成為我們的教官?每一次和唐關面對面的機會,陸亦鳴都用眼神直白地拋出這個問題。

    唐關對上這樣的目光,繼續開口:“對機甲構造瞭解透徹,能在戰鬥中熟練使用配備的武器,行動迅速,攻擊精確有效。戰鬥評級為A級,通過第一階段測試。”

    “教官。”陸亦鳴忽然舉手。

    “請說。”

    “我想我有理由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成績無法得到S級的戰鬥評級?”他尖銳但並不憤怒地說著,看起來就像個在問星星為什麼會閃爍的小孩。

“你的突襲位置和支援火力脫節,獨自進入轟炸機無法進入的峽谷作戰,並且頻繁使用電子脈衝武器,可能導致友方機甲獵人和指揮部通訊異常。你甚至讓麾下的小型機甲作為引起怪獸注意力的誘餌……”

“可是我完成了任務,沒有任何一台機甲受損,沒有任何平民居所遭到破壞。”陸亦鳴仍然盯著唐關。

“你的行為顯示你太過自信,這在實戰中是很危險的行為。”

“我完美地完成了任務,卻因為太過自信而只能得到A級?”

“原因我已經解釋過了。”

 “對於評定標準有任何異議,我建議你們稍後解決。”徐栩打著圓場,“畢竟你是確定通過了,後面還有一票人不知道自己的成績呢。”

“教官,我認為在實戰中缺乏自信也是很危險的行為。”

“我同意,但是在還有退路的情況下,我寧願步步為營。”

“教官,”陸亦鳴幾乎要笑出來,“為什麼你這麼堅持保守的做法?只要你夠強,獨自一人就可以辦到很多事情。”

被完全忽略的徐栩背過身去翻了個白眼,下定決心要慫恿唐關以後把這小子往死裏整,卻聽到唐關停頓了片刻之後,嗓音有些凝澀。

“我曾經也是這樣想的,我因此失去了我的搭檔。”唐關平靜地說,“他死了。”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