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破曉 03


環太平洋AU,沒看過電影也不影響閱讀。

是的,莫名其妙出現了副cp

求問有多cp但是某cp不一定每章都會出現的,要怎麼打tag啊?都打會不會被罵啊?





一陣戲劇性的沉默。

就在所有學員都以為唐關會接受陸亦鳴的挑戰時,一旁的徐栩卻道:“看來你是鐵了心要和教官打架了?不過,想要他動手,你得先過了我這關!”

說著便跳下臺去,和所有學員們站在一道。陸亦鳴對上徐栩的視線,兩人身量相當,對峙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壓得沒人敢出大氣。

“我無意冒犯,但目前除了唐教官,我沒有想要挑戰其他人的意思。”

“死盯著他不放是吧?”徐栩冷笑一聲,“我今天就站在這兒,不和誰打上一架就不痛快!既然你小子瞧不上我,那邊的,你們誰第一個來?”

所有人都看出來,徐栩是想替唐關把挑戰給擋了。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徐栩態度堅決,恐怕就算是陸亦鳴,也不敢越過他直接和唐關叫板。

眾人面面相覷。

這徐栩可不似他們的教官那樣單薄,而是生得高頭大馬,英氣逼人,一看就是練家子出身,手底下有些功夫的。學員們各憑本事闖到了這一關,底氣是有,只是上來就和副官級別的人物一戰,多半還是有些發怵。

徐栩把外套脫了,露出上身精實的輪廓來。見沒人吱聲,便隨手指了一個:“就你了。”

這貨一定是故意的!

被指到的白知賢暗叫不好,無比後悔今天稍早議論唐關的時候沒注意周遭,叫這個記仇的傢伙給聽去了。

唐關一看,倒楣鬼正是徐栩和他提過的那個說他閒話的學員,暗歎好一個公報私仇,卻是拖了一張板凳坐下看戲。

這基地中雖有教官學員之分,階級上下的規矩倒不必像軍隊那樣嚴格。目前篩選已至後半,這些學員當中一些人很可能就是將來一起戰鬥的夥伴,教官和他們早些打成一片未嘗不是好事。因此,對於徐栩這心血來潮似的舉動,唐關也沒想去制止。

徹底被晾在一旁的陸亦鳴見眼下不是他發揮的地方,便默默退回隊列當中,沒再不依不饒地找事。

可憐白知賢,硬著頭皮走到徐栩跟前,擺好架勢:“還請副教官手下留情。”

徐栩眼中閃過一絲老練的凶光,將面前清瘦的青年上下打量了一番:“漂亮小姑娘說這話還有點用,你嘛……嘖嘖。” 

那眼神太過毒辣,仿佛要把人生吞活剝似的,唐關不禁提醒:“點到為止,別太過啊。”

“好嘞!”

徐栩朗聲應著,一拳驟然飛出,直取白知賢面門。他出拳不快,白知賢雖心下大駭,身體卻也本能地躲了過去。

初次兩兩切磋的場合,雙方都還未用上拿手的武器,在赤手空拳近身搏鬥上,明顯是徐栩佔據上風。但白知賢也應對不差,萬事開頭難,閃避最初的攻擊過後,他漸漸也抓到周旋的竅門。這副教官顯然並不是想把他一拳打死,出招來往之間試探居多,攻勢雖猛,但都未出全力。

拆招幾十回,雙方居然各得兩分,再一分就是決勝負的關鍵。白知賢心裏明白,要是打成持久戰,自己的體力絕對跟不上對方,是時候速戰速決了。

他虛晃一招,抬腿佯攻徐栩下盤,上身卻靈活地鑽進男人手臂下的空檔,擒拿鎖住上臂,一矮身,便要把徐栩翻過自己的肩膀直摔出去。

白知賢很順利的完成了這個動作。

徐栩的身體在空中劃了一道完美的弧形,落地時重心仍然穩固,並且立刻利用離心力道把白知賢扯得一踉蹌,避無可避地往他身上跌。

沒有什麼搏鬥比人就在懷中更好施為的了。沒等白知賢運起後招,徐栩翻個身便把人壓住,縛手,鎖喉,一氣呵成。

“3比2,徐栩勝。”唐關宣佈。

徐栩聽了結果,卻還是壞心眼兒地把人壓著,看到的卻和小人受到懲罰的狼狽嘴臉有些出入——

不知是因為被擊倒的屈辱,或僅僅是外在的反應,白知賢原本白皙的臉因為劇烈運動而微微漲紅,鎖喉的窒息感讓他急促地喘息著,漂亮的雙眼竟然哽著淚,可憐兮兮地望著他。

徐栩,東都軍校畢業,和尚堆摸爬滾打二十多年的鋼鐵直男,此刻覺得非常不妙。一朵嬌花被馬蹄子亂踩蹂躪的畫面在他腦海中浮現,十分滑稽,但是又揮之不去。

他慌忙放開白知賢,後者終於鬆脫鉗制,一骨碌便退得離徐栩老遠,猶在喘著氣道:“謝謝副教官指教。”

“沒事,應該的。”徐栩揮揮手。

白知賢虎口逃生,揉著脖子便往學員人群當中鑽。

徐栩望著他歸隊,先前那股想要打架的勁頭,忽然流到別處去似的消減了下去。

“玩過癮了嗎?”唐關笑著小聲問徐栩。

“不打了不打了……”徐栩擺擺手。

“這就體力不擠了?不是吧……”

“當然不是!主要是沒心情……媽的,這小子比想像中能打啊。”

“你當醫學院出來的就弱不禁風啊?你想想咱們醫務所的阿姨。”

徐栩樂了:“那是,阿姨的戰力,送到Jeager上當駕駛,一個頂倆。”

兩人說笑歸說笑,今天訓練的正題卻是再不能耽擱。唐關翻著名冊,開始將第一組對戰的學員點上擂臺。

“切磋是為了求勝,更是為了交流。今天的目標,是觀察你的對手,體會你們戰鬥當中的各種細節,以及逐漸瞭解自己和對方出招的模式。”唐關認真道,“這是一場持久戰,請各位妥善保存體力。”

此後數個小時,除了點名和宣佈比數之外,唐關便沒再說過別的話。可每個上場前待命的學員都看得到,他們的教官極為專注地盯著對戰中學員的一舉一動,不時在記事本寫下注記,筆頭動得很勤。這樣的專注保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甚至當壓軸登場的陸亦鳴輕鬆擊倒六七位對手,稍有鬆懈時,在他餘光當中的唐關,仍然保持著幾乎一樣的坐姿。

陸亦鳴看到唐關立刻寫下了什麼,直覺告訴他這教官肯定捕捉到了他一瞬間的懈怠,頓時心下惱火,出拳也重了幾分。

專注!陸亦鳴提醒自己。然而越是讓自己不要分心,注意力就越是往不該飄的地方飄去。他總是覺得唐關在微微發笑,他甚至在擋下一記手刀的同時看見了那青年的口型。

“沉住氣。”他確信唐關在無聲地這麼說。

帶著既惱怒又莫名受到鼓舞的心情,在唐關和藹的注視下,陸亦鳴出招愈發迅猛到位,於是剩下的幾名對手都敗得極快。幾場3:0下來,不僅陸亦鳴身上熱汗蒸騰,旁觀者也感到酣暢淋漓,不失為這場地獄般車輪戰的完美作結。

唐關終於從他那張板凳上站起來,不緊不慢地說:“很好。各位今天的表現我已經記錄完畢,在接下來的個別指導中,我會詳細解釋。辛苦了,都早點回去休息吧。”

話音一落,訓練場轟然響起窸窣的散場音色。眾人彼此切磋了大半天,身心俱疲,匆匆對教官道了謝,對同儕道了晚安,便三五成群地往外撤。偌大的訓練場,頓時只剩下四個人。

唐關,徐栩,面對唐關杵著不動的陸亦鳴,以及黏在門口,既想看熱鬧又怕被徐栩捉來一頓胖揍的白知賢。

“請問,你還有什麼事嗎?”唐關打起精神應對著後生的目光。

長時間專注觀察消耗的精力,可不比擂臺上比試的人要少,他此時已經很累了,要是能現在就躺在床上,他絕對一沾枕頭就能睡著。

“教官,今天在大家面前向你挑戰,是我考慮不周,我想向你道歉。”陸亦鳴忽然深深鞠了一個躬。他平常脊背直,彎折下去的樣子竟也分外俐落。

唐關上前去拍他肩膀:“行了行了,也沒到需要道歉的程度。”

“我能知道你不方便接受挑戰的原因嗎?”陸亦鳴話鋒一轉,“據我所知,在瞭望台基地中,這種教官和學員之間的切磋並不少見。”

“這個嘛……”

徐栩站在他們身旁,恍然有種自己被二人世界隔開在外的錯覺。這細微的尷尬感使他需要點什麼來轉移注意力,比如說某個在門口鬼鬼祟祟張望的身影。

“你!在那偷偷摸摸的幹啥呢!”

白知賢向陸亦鳴甩了個大義凜然,意近於“兄弟,我替你引開追兵!再會了!”的表情,一溜煙跑了。

徐栩從善如流地追了出去。

儘管這獨處環境被製造得非常勉強,陸亦鳴還是在內心多少感激了一下。他繼續問道:“你願意透露嗎?”

唐關聳聳肩:“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就是我腿上有傷。”

他提起寬鬆的褲管,露出一截纏著繃帶的小腿。

以男人來說他的腿實在太細,陸亦鳴暗自評價,卻忍不住盯著瞧。

“醫務所的阿姨說,要是我在下個星期之前破戒動武,她絕對會把我的屁股抽得像菊花一樣爆開。”唐關一本正經地復述著和他說話風格十分不搭的發言,“我完全相信,她是認真的。”

“下個星期?”陸亦鳴敏銳地捕捉到他想要聽到的關鍵字。

“是,理論上,下個星期的今天,我隨時可以大幹一場。”

“所以你接受我的挑戰了?”

“勤奮的後輩來討教,我怎麼有理由拒絕?”

“勤奮的後輩”顯然不是陸亦鳴平時會喜歡的代稱,他不大確定,唐關是不是在藉此諷刺他的得寸進尺。然而約架有譜這件事總是值得高興,陸亦鳴面上不顯,身體卻不再是直挺挺的。他的背部反映劇烈運動的酸痛而弓起,雙臂自然地微幅擺動,站姿的軸心偏斜——這顯示了一個人正處於放鬆且愉快的心情。

唐關簡直要發笑,第一次看見陸亦鳴在他面前呈現這樣的狀態是令人驚喜的。這個訓練成績優秀而總是顯得驕矜的學員,僅僅是因為自己答應了他的挑戰而露出滿足的神氣。這模樣實在像極了那些訓練有素,得了賞雖巍然不動,但還是高興得眼睛發光的軍犬。

也多麼像年少時纏著前輩請教,又沒法完全放下身段的自己。

“可是既然你已經不出任務了,為什麼還會……”陸亦鳴視線又瞄向唐關的小腿。

“兩年前我退下來的時候,傷得很嚴重。一直在做復健訓練,但我太心急了。”唐關動了動腳踝,脛骨上仍然傳來微微的疼痛,“上個月做攀援時摔下來,傷了骨頭。”

“是因為肌肉萎縮吧。”

唐關笑笑,默認陸亦鳴所說殘酷的真相。

一個被從機甲殘骸中拖出來,全身粉碎性骨折的人,無論之後再怎麼訓練彌補,在舉步維艱的休養期間,肌肉一天天萎縮下去卻是無可避免的事實。唐關如今的身體狀態或許比一般人要強,但對於體能要求極高的Jeager駕駛來說,一兩年訓練的空窗是十分致命的。

“要是我能好好躺著,說不定早半年就好了。可我就是等不及……我就是不能忍受自己是一個……算了,你大概也不想知道。”

談及隱私,兩人都沉默下去。

良久唐關輕描淡寫道:“怎麼?突然覺得我不值得挑戰了?”

“我想要等教官你完全復原,然後打一場,來真的。在那之前,如果你需要對手來恢復狀態,我……我可以……”

唐關笑開了:“哪有學員給教官當陪練的說法?”

“那……”陸亦鳴看上去有些急了,“我能隨時要求你的指導嗎?”

“當然,我竭誠為學員們服務。”

一句打趣的話把陸亦鳴歸進所有學員的範疇,令他有些不是滋味。

等等,明明只是要下戰帖,怎麼變成要求教官的日常指導了?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他在做什麼?陸亦鳴感到自己一向直來直去的世界,忽然出現了奇怪的分叉。

“那麼,還有什麼事嗎?沒有的話,我也該去休息了。”

唐關越過陸亦鳴逕自走向訓練場門口,他實在累壞了。

“教官!”陸亦鳴回頭喊他。

“嗯?”

“我很期待和你對決的那一天。”

“嗯。祝你成功。”

唐關和藹的微笑再次使陸亦鳴懷疑自己被諷刺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根本留不到那時候?”

不給陸亦鳴回話的餘地,唐關轉身便把他扔在訓練場熾亮的燈光中,只留下餘音遠遠地飄來。

“以後你會明白,我的想法一點也不重要。晚安。”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