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唐家堡男丁復興計畫 02

依舊短小,以後說不定有車(?)

 

 

  西域大漠黃沙漫漫,危機四伏。

    唐直南坐在駱駝背上,熱得眼冒金星,口乾舌燥。他們這一行由女弟子和已經死會的男弟子組成,身為隊伍中唯一一隻青蔥嫩綠還未有主的小炮哥,唐直南被師兄師姐們很好的保護在隊伍中央。

他們剛剛離開最後一個綠洲補給站不久,據說再往前就是明教的大本營聖墓山。

    那就是害了無數唐門師兄葬送在內的惡魔之地!唐直南打起精神,燃燒著熊熊鬥志。

    一炷香後。

    啊……好想回嘉陵江游泳啊……

    聖墓山還遠得沒邊,眼前所見只有連綿不斷的巨大沙丘和高聳的石柱岩壁。

    就在唐直南覺得自己快要熱得栽下駱駝背時,風沙驟起,四周各處陰影中忽然隱約閃過許多人的形狀。

    看樣子是被伏擊了。唐直南渾身一振,帥氣俐落地翻身下駱駝,端起弩對著暗處就是一記化血。

    一時間機關與弩箭齊飛,刀光共暗器一色。

    嘎吱嘎吱嘎吱嘎……

   Biubiubiubiubiubiu……

    這才是真正的戰鬥啊!唐直南熱血沸騰,只覺胸中豪情萬丈。

    然而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憑藉著先手優勢和地利之便,很快便將包圍圈縮小。

    唐門這邊眾人立刻四下退避,隱匿身形。

    唐直南持著弩,在一片飛揚的黃沙之中巍然不動。

    媽蛋,鞋跟卡在石頭縫裡了。

    唐直南定睛一看,一旁的巨石堆上,正高高低低的站著十來個明教,所有人都停了手,饒有興致地往下看。

女的身姿曼妙,男的……呃……

    他們穿得真少。唐直南想。而且,好帥啊……

    唐直南決心不與眼冒紅心的師姐們同流合污,於是堅定地咽下了口水。

為首一個褲子快掉下來的高大男人說:“你們認識我老婆唐XX嗎?”

    其餘明教也紛紛附和:“還有我老婆唐X”

    “我老婆叫唐XX,不過他總要我喊他相公,嘿嘿。”

    “我也來問一下好了,我大嫂唐XX……”

    唐直南風中淩亂,他似乎聽見了好幾個自家師兄的名字。藏在暗處的唐門眾人也按捺不住對師兄弟的思念而跑出來和對面認了親。

    “唐XX還好嗎?我是他妹妹。他已經好久沒回唐家堡了……”

    “他挺好的,就是最近要得有點兇……”明教男摸了摸腰子。

    四下都是這種仿佛來自異世界的對話,唐直南有些方。

    他很想挪動腳步,然而鞋跟死活都拔不出來。

    混亂之中一個明教少年忽然看向他。身為一個青蔥嫩綠年方十八的單身處男,唐直南內心警鈴大作,種種關於明教的邪惡認識瞬間湧上心頭。

    那少年慢慢向唐直南走來,刀光一閃,錚的一聲劈碎了唐直南腳下的石頭。

    “多謝了,兄弟。”唐直南警惕道。

    “不客氣。”少年淡淡地說。

    就這邊片刻光景,那邊大部隊已經商量好要組隊去聖墓山探親了,看人數說不定還能組個團去逛逛二十五人秘境什麼的。

    唐直南和明教少年就這樣被拋在了後頭。

兩人看著一群駱駝絕塵而去。

少年眼神迷茫地望了一會兒,忽然轉頭對唐直南說:“你們唐門師姐的腿,讚。”

唐直南愣住,隨即熱淚盈眶,這種找到組織的感覺太酸爽無以名狀。他握著少年的手,吸了吸鼻子:“明教師姐的胸,也是很贊的啊!”

少年顯然也引以為傲:“沒錯。對了,我叫陸不羈。”

“唐直南。”

倆人惺惺相惜地互拍著肩膀。

唐直南抹了抹眼淚,他覺得人生一片美好,世界又充滿了光明。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