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唐家堡男丁復興計畫 03

沒劇情,一切為了開車,堅持短小。

下章圍觀屮師兄,準備好票

 

 

一路上聽說,現在在明教定居的唐門人數,已經足夠形成一個小村落。

“扯蛋吧……”唐直南嗤之以鼻。

前方巍峨山體上的建築群隱約浮現出來,駝隊漸漸放緩了速度。

“是真的。”陸不羈說,“這幾年有好多師兄,去了一趟中原回來之後,身邊就跟了唐門的人。你說是不是上面在策劃什麼秘密的聯合行動啊?難道要出大事?”

這對唐門來說的確是大事。唐直南忽然想起自己應該站在明教的對立面,頓時恨得牙癢癢,然而不好破壞周圍一片和樂融融的氣氛,只好板著臉沒說話。

陸不羈沒注意到唐直南的心理活動,繼續說著:“那些唐門大部分都長得很好看,乍看衣服包得緊,可是總露出一些奇怪的部位。”

“……”

“不是很懂他們那些基佬。”

唐直南忙不迭點頭:“就是,大胸長腿的妹子不要,偏偏去喜歡男人。”

駝隊到了驛站,停下了。

那領頭的高大明教剛一下駱駝便神色一凜,只聽聞驛站深處處數記箭聲破空而來,明教抽刀在手,俐落回身挽了幾個刀花,鐺鐺亂響一陣,那些箭矢便紛紛落了一地。

好帥啊……唐直南心裏想,但是他不說。

“老婆,你把我給殺了,下半輩子誰來滿足你?”陸池九嬉皮笑臉道。

那出手的唐門現出身形來:“我這只出三分力,你要是還擋不下,我也算看錯你了。”

唐直南見那身材高挑的人慢慢走近,心裏一跳:“師兄?”

唐還耀朝這邊一看:“直南?”

唐直南險些淚眼汪汪:“師兄,你這幾年去哪兒了?過得還好嗎?你知道嗎唐家堡快沒有男人了……”

“我挺好的,”唐還耀摸著唐直南的頭,“我和池九在附近開了一間客棧,後來又陸續收留了許多唐門兄弟,現在客棧附近開了川蜀風味一條街,和唐家集沒什麼兩樣了。想吃辣子嗎?一會兒回去師兄讓廚子給你做。”

唐直南咽著口水點頭。

真的好想吃辣啊……

“不過說起來,你們為什麼會跑到這裡?”

“呃……”事關任務機密,唐直南心思電轉,“我們是來勘察一下西域風土人情的。中原市場已經飽和,堡主有意開闢新商路。”

“是嗎……也好,以後有商業往來了,說不定能回唐家堡看看。前些年我擅自離開,到現在還不敢回去呢。”唐還耀悵然。

陸池九摟過他的腰,在他耳邊低聲說:“寶貝兒別難過,你還有我呢。”

唐還耀拍開搭在身上的魔爪,臉色微紅。

唐直南覺得自己今天該戴個雲幕遮之類的東西才對。

 

晚上到客棧住宿,唐直南自告奮勇地申請和陸不羈一間。

本來孤喵寡炮共處一室一整夜是極度危險的,但出於直男之間的惺惺相惜,唐直南奮然邁出了增進友誼的第一步。

想想看,和外邦友人徹夜交流美女之脖子以下不可描寫部分的心得,是多麼有深度有內涵的學術溝通,完美貫徹了勘察西域風土人情的最終指導目標和高層領導思想。

雖然掌櫃給他們鑰匙的時候眼神很意味深長就是了。

“這裡的房間好大呀。”唐直南在屋裏轉了一圈,感嘆道。

“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這家客棧是給來往商旅歇腳的,我們本地人不住。今天要不是你們來,老闆招待,我平常是付不起房錢的。”

唐直南翻開床邊抽屜:“你看,這裡有好多沒看過的小玩意兒。”

陸不羈也湊過去看:“客棧倒是細心,房間裏還備著傷藥。”

“是啊,這藥膏好香……粘在手上一下子就化了,還熱熱的……看來有活血的功效。哈哈哈這根黑黑的是什麼?長得好像小黃瓜!”

陸不羈到處翻看:“還有繩子和鎖鏈。”

“也許曾經有人在這裡進行過秘密審訊?”唐直南有些興奮,“果然!櫃子裏有皮鞭!也許這裡根本不是什麼客棧,而是某個組織的基地……也許就在某一個房間關押著朝廷命官或殺人魔頭……”

陸不羈聽著唐直南的腦洞,只覺得房間裏的熏香味道實在是甜了一點,聞著熱得慌。

“我們不去別的房間偷看你那些師姐換衣服嗎?”

唐直南當然垂涎師姐們的大白腿已久,在唐家堡意淫師姐可是要吃一發追命的……可畢竟是自家師姐,怎麼能被別家男人看去了呢?唐直南猶豫起來。

“改天帶你去映月湖看我們師姐洗澡。”

“成交!”

倆人暗搓搓地溜出窗外,施展各自絕學,潛入一間豪華的上房做了梁上君子。

“嗯……別……”細微的呻吟聲。

唐直南和陸不羈擠在一塊兒,蜘蛛一樣扒在旮旯角往下一看,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