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唐家堡男丁復興計畫 06


大概會清新個一兩更吧,然後又要開車了



塞外狂風如刀,飛沙撲面,濁黃的天色連著廣袤無垠的沙海,放眼望去渺無人煙,一片蒼茫。

唐直南蹲在高處一塊岩石尖上,風兒喧囂,眼淚在飄,嚶嚶嚶的哭聲上達天聽,淒切婉轉,悲傷之情猶如丟失了一百次初夜。

居然和一個明教男子一起做了那種事情……

我對不起唐家列祖列宗!對不起鄉親父老!對不起父母為我取名的殷殷期盼!對不起復興唐家堡的重大職責……唐直南越想越委屈,恨不得一頭栽下去淹死在沙漠裏。

不如就這麼了結此生吧,這荒唐可笑的一生……啊,永別了,我那逝去的青春……

唐直南閉上眼,張開雙臂,沉浸在臨終前的傷感氛圍中無法自拔。

陸不羈一趕到地方,看到的就是這詭異的景象,嚇得他落地輕功一收,趕緊攔腰把人圈住,這才鬆了一口氣。

蹲這麼小塊地方,以前能不能順利降落還很難說,幸好前陣子新學了登頂輕功……

唐直南冷不防被拉回現實,一看身後貼著的正是那可惡的明教弟子,本來快沒了的尋死念頭頓時又冒了起來。

“你滾開!你讓我死了算了!”

“冷靜點……至於嗎……”陸不羈努力攔著他。

唐直南掙扎得更加歡騰了。

這小子是娃娃魚嗎?也不是說抓不住,偏偏扭來扭去滑不溜湫的……陸不羈無奈。

這不,陸不羈一個沒抓穩,唐直南便撲騰著往下栽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兄弟你先前的死意堅決呢?陸不羈心中吐槽,動作卻是不慢,正運功準備飛身下去救人,忽然腳腕一沉,竟是不知何時被上了一個飛鎖。

情急之下倒是沒忘記自家絕學,這份應變能力,果然是來自唐門的菁英。

下一瞬他就像個炮彈一樣被拖著往地面彈射。

我早該想到會這樣的!陸不羈淚流滿面。

兩人一經拉扯,又各自運起輕功,下墜之勢倒是減了不少,最後只是灰頭土臉地摔作一團,連個皮肉傷也無。

黃沙鬆軟熱燙,陸不羈壓在唐直南身上,對方半個身子都要陷進沙中,正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可憐兮兮地望著他。

唉,真讓人沒脾氣。陸不羈默默將嘲諷對方學藝不精的話咽了回去,然後才意識到他們現在又是貼在一起的狀態。

要糟!

“咳!”陸不羈迅速起身,順便很有風度地向唐直南伸出友誼之手,“沒受傷吧?”

唐直南沒搭理他,氣鼓鼓地自個兒爬起來,“呼啦”一聲,背後展開一對巨大的機械翅膀,騰空而起。

然後華麗墜機。

陸不羈眼睜睜看著機關翼在十步遠的地方觸地,走近一看,唐直南坐在一堆機械骨架中間東拼西湊,鼓著腮幫子,委屈得要哭:“唔……剛才摔壞了……”

怎麼辦,這傢伙實在是有點可愛呀……被戳中萌點的陸不羈狠狠忍住捧頰的衝動。

“我們一道回去吧。”陸不羈大概也知道唐直南是為什麼自己跑出來,“天黑了,外面容易迷路。”

唐直南修理著他的東西,不作聲。

“我已經說過……呃……情況了,他們會另外安排住處的。”

“你說了?”唐直南面露凶光。

“我沒說得很仔細!就是說住得不習慣……”

汗,和一個剛認識不到一天的男性一言不合就上床互擼……這就是要他說他也不好意思啊,自己本來好好的直男,怎麼說彎就彎了呢?

“我自己能回去。”

唐直南拒不領情,陸不羈也不好就這麼丟下人回去,要是他一會兒又想不開尋短見怎麼辦?

太尷尬了……陸不羈杵了半晌,搔頭道:“那啥……我之前跟你說,映月湖的事情……”

“什麼?”唐直南一時還真想不起來。

“就是,去映月湖偷看我們師姐洗澡……”

“喔……”唐直南表情微妙。

要是之前,唐直南對於這項行程的興致無疑是很高的,只不過自從看到了自家師兄和那個明教的床事……

想到當時的種種畫面,唐直南的耳根不禁一下子燒了起來。

“你還去嗎?”陸不羈小心翼翼地問,“我記得平常這時候應該有不少師姐會去那邊的……”

雖然沒什麼心情,但為了洗清變彎的嫌疑,唐直南果斷答應:“去,帶路吧。”

陸不羈見狀,尷尬神色減了不少,雖然不知為何心中有種淡淡的失落。

“映月湖離這兒挺遠的,你的机關翼還能用嗎?”

“……恐怕不行。”唐直南身上沒帶什麼工具,修理了半天也不見起色。

“那……我背你過去?”

唐直南頗不情願:“就不能走過去嗎?”

“要是去晚了,師姐們可就都洗好離開了。”陸不羈義正辭嚴,馬步蹲好,只等美人上座。

“你來也不牽頭駱駝……”唐直南嘟嘟囔囔地爬上陸不羈的背。

“怕你在外面出事,著急,就直接輕功出來了,沒來得及牽駱駝。”

唐直南默默摟緊了陸不羈的脖子。

陸不羈暗暗為自己的撩漢技巧點了個讚,歡快地飛踏離地,直奔映月湖。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