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唐家堡男丁復興計畫 08


想開車,結果不小心有點認真談戀愛的感覺了XD引擎預熱中……

下一更會有教學PLAY的





天色漸暗,在映月湖遍雞飛狗跳的插曲,早讓唐直南和陸不羈沒了看美女的興致。

沒被打死就不錯了……唐直南心有餘悸。

兩人磨磨蹭蹭地回了聖墓山,一路無話。直到唐直南發現他們要去的地方有點不對勁。

不是回那家客棧?啊呸呸呸……唐直南唾棄自己。

都已經在那裡遇到這麼毀三觀的事情了,居然還習慣性地想著要回去……

同行的師兄師姐們住了兩天,和眾位明教弟子相處愉快,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理想,開開心心的,啥事沒有,自己怎麼就這麼倒楣,遇到的事情除了滾床單就是滾床單?

不過既然不回客棧,那陸不羈要帶他去哪?唐直南實在很想開口問,然而不知為何兩人之間的氣氛無比尷尬,每次一張嘴,都還是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穿過漸漸冷清下來的集市,陸不羈拐進一條更加安靜的小巷,終於在一座小房前停了下來,轉身望著唐直南。

標準的面面相覷。

片刻後。

“那個……”

“我說……”

可以不要這麼有默契嗎?兩人內心怒吼。

“你先說……”

“你先吧……”

“你先,求你了。”唐直南堅持。

“咳,好吧。”陸不羈努力正色,“我猜你不會想再住在原來那間客棧。”

“嗯,所以?”

“這是我家,呃,最近沒其他人在。”

見唐直南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陸不羈連忙解釋,以阻止他可能產生奇怪的聯想:“我不跟你一起睡!房子留給你,我去找師兄擠一擠,明天再幫你安排合適的住處!”

“是嗎……”唐直南不置可否。

陸不羈乾脆揮手準備走人:“今晚就先這樣?”

“你放心嗎?一個人在外面,然後把房子就這樣交給我?”

陸不羈捕捉到對方語氣中微妙的遲疑,慢慢返身道:“你的意思是……”

“我不介意跟你一道……除非你屋裏有那些……那種東西……”唐直南越說越低,暮色中神色都很有些隱晦。

“那如果我說,”陸不羈靠近,“沒有那種東西,還是有可能會發生那種事情呢?”

“?”

唐直南大驚,立刻被陸不羈鑽了空檔,一個箭步就把他卡在牆角。自家門口,怎麼順手怎麼來。

“我說……”陸不羈繼續湊近,小聲說,“會對那種畫面有反應,你還是可以喜歡男人的吧?”

唐直南退無可退,後背死貼著牆,面部幾乎能感覺到對方噴上來溫熱的呼吸。

太!近!了!

“那是藥的關係。”唐直南堅決否認。

“現在沒有藥,你為什麼臉紅了?”

“你們這裡太熱了!”

“不是因為我?”

“跟你有毛關係?”

“那你就正過臉來看我啊?”

“我、偏、不!你們這裡真的是太熱了……”唐直南視線飄移,顧左右而言其他。

“大爺瞧我一眼唄?”陸不羈輕輕把少年扭向一邊的臉扳正,笑道,“大爺怎麼不說話?”

唐直南有些呆住。

什麼嘛……他們西域人笑起來都這麼痞氣嗎?

可是好帥啊……

唐直南再度唾棄自己。

事已至此他哪裡像個武林高手,被一個明教堵在這裡半天愣是什麼反擊都沒,半推半就的樣子,心事一覽無餘。

”我該不會剛好是你喜歡的類型吧?“陸不羈還在追擊。

”你滾!“唐直南掙扎一下,仍然立刻就被壓回牆上。

那麼點力氣,自己都不好意思說是真心想跑……

”要不我們試試?“

”試什麼?“

”你有沒有可能喜歡我?“

開什麼玩笑?這是不可能的好嗎?唐直南本來要脫口而出的話,心思轉了一圈莫名成了:“誰知道……”

“這種事情,聽說身體反應是騙不了人的。”陸不羈欺上去,側頭去吻他的耳根。

唐直南整個身子彈了一下,忽然油然而生一股惱怒:“什麼喜不喜歡的我不知道……可是你就知道了?”

“嗯,我已經知道了。”陸不羈低聲笑。

他們近得不能再近,唐直南垂死掙扎般收著下巴,終於還是被捉住,吻作一團。壓著人的那個雙手卻很老實,只是專心誠懇地親吻。

唐直南閉著眼感覺口舌溫熱的糾纏,渾身上下席捲過一波海潮一般的戰慄。

完蛋了,心臟要裂開了。他恍恍惚惚地想。

 



想點文的可以在前一篇留言喔~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