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淺談“虐文宣言”有感

   關於虐文黨和甜文黨的一些感想,以後想法可能會變,但目前是這樣,先打下來作為記錄。沒有批判任何一方的意思,歡迎理性討論。

 

    朋友傳給我一篇別人貼給她的“虐文宣言”,表示理解不能。我查了一下,最近“甜文宣言VS虐文宣言”這樣的話題似乎引起了一些討論,不論是不是在玩革命宣言的梗,看著總不禁有感而發。

    我在十一二歲剛開始喜歡寫作的時候,看到一句話寫道:一個人的文字必然是先傷了自己七分,才拿剩下的那三分去傷別人。那時候特別受到觸動,深以為此是寫作的必經之道,從而愈發偏愛閱讀蒼涼沉痛的故事,筆下所述也追求如此。彼時《悲慘世界》、《百年孤寂》這樣的書我是讀不懂,只覺晦澀的,反倒是青春文學中種種求不得,愛別離的情節深深吸引著我。那些主角或永別摯愛,或眾叛親離,或背負詛咒……我同情他們失去全世界一般的痛苦,也自認深切地感到悲傷。

後來我才知道人其實沒有那麼容易被摧毀,那些我在少女時期認為悲慘得無以復加的情節,不過是我們所處的世界每天都在不斷上演的事實。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每天都有人餓死,有人在戰火中喪命,有人被強暴,有人只因為天生的種族或性向而遭到不公平的對待……願意寫這些事情的人非常殘忍,但他們是真正的勇者。他們讓讀者流淚慟哭的事情超乎小小的感傷,而是敘述著人類難解的悲哀。回過頭來看,虐文中常見的構成要素,其實是一個人能經歷的所有痛苦中很小的一部分。比如愛情,兩個人終未能走到一起,或一起失去了最初的愛情,甚至是陰陽兩隔,事過境遷都不過稱它一聲遺憾。人的一生塞滿了太多事情,誰也無法在悲傷裏停住腳步。在庸碌、模糊、麻木的生命當中回首,人們往往發現自己早就越過了曾經視為天險的山頭。

原則上來說,一個故事只要寫得好,不論它是否讓人心痛,它都應該受到肯定,而不該用虐文和甜文加以武斷區分。而同人圈或轻小说不比純文學創作,我們只看自己想要看的東西,包括這個故事的走向甚至結局。這就涉及個人偏好的問題,你啃你的鹹粽子,我吃我的甜湯圓,各取所需,實在沒必要爭個高下。我認為喜歡虐文沒什麼不好,這代表你喜愛真實的世界,並且敢於面對一切可能發生的殘酷。至於喜歡甜文的小夥伴們,或許真的有人是基於善良純真的本性,充滿對理想生活的嚮往,但我相信更多的人是出於不忍。

舉個例子,我為了寫作業去看了黃梅戲《女駙馬》,女主角即使歷經種種曲折,最後總算和心愛的男子修成正果,結局普天同慶,皆大歡喜。臺下看戲的多半是中老年婦女,結尾男女主角相會時,我看見她們也露出了真心喜悅的笑容。這小孩子都知道過於夢幻的劇情,為什麼奶奶大嬸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難道她們心思單純,不知人間疾苦嗎?我想大家都知道答案。世上不會有太多人活得像舞臺上的角色那樣幸福,但是我們希望那些角色幸福地活著,像曾經純真快樂的我們一樣。

時至今日我開始明白,對於一個努力保持溫柔的人來說,真實的人生是把十成十的痛苦都吞下,但是一分也不願傷害別人。

最後只想說甜虐不過是標籤,寫作的本質在於故事蘊含的情感和價值取向,而不只是主角們最後有沒有在一起,或是有沒有人死掉。作為cp糧食的生產和消費循環,我們有些人製造小甜餅,有些人揮舞大砍刀,作為娛樂都無可厚非,自己寫得開心就好。不過在為了甜而甜,為了虐而虐之餘,也別忘了想要講一個好故事的初衷。去創造些心愛的人兒,讓他們去講些不論結局美好與否,都能給人留下感動的故事。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