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秘密花園 03


摸魚更個短打~忙完再填長篇坑……(躺)



一段真摯的友誼,往往從熱烈的共同話題開始。

由於和唐名燁在“女友是否存在”這個問題上產生了分歧,導致友誼的小船早早擱淺,陸斯行煞是苦惱了一番。

而只要陸斯行閉嘴,病房瞬間就安靜下來。得了清靜的唐名燁終於能好好寫字,撲在小桌上時而沉思,時而塗塗改改,認真無比的樣子搞得陸斯行愣是大半天沒好意思說話。

這傢伙寫東西的表情也好好看啊……陸斯行也假裝托著腮沉思,一邊狀似不經意地偷瞄隔壁床的唐名燁。

青年的長髮鬆散地束在腦後,只留額邊垂下一縷,髮絲隨著主人細微的動作而微微擺拂,像是即將觸到水面的多情柳枝。而線條乾淨的側臉能看到唇是抿著的,既引人好奇,又教人心生喜愛。

好一副文青范的盛世美顏!陸斯行內心暗自下了小標題,覺得自己簡直要對病友產生粉絲濾鏡了。

怎麼會有人長得這麼耐看,越看越有味道呢?

 

***


唐名燁是一個對別人的視線很敏感的人。

以他多年社交恐懼所訓練出來的察覺力看來,陸斯行的偷瞄技巧實在是糟得不能再糟。

偏偏這貨就只是看著,什麼後續動作也沒,這就很糟心了。

唐名燁強自鎮定。

奮筆疾書。

心無旁騖。

然而收效甚微。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先開口問話的當兒,陸斯行終於說話了。

“你的耳朵好紅。”

“滾!”

  

***


陸斯行終於想到繼續跟唐名燁交流的途徑了。

八百年沒寫過字的他,拿起了紙筆。

這簡直是一場災難。

第十五次被陸斯行的字醜到了的唐名燁生無可戀:“我還是看不懂你寫的啥玩意兒……”

“沒關係呀,我可以念給你聽。”

“求你別。”

“我想寫情詩給我的賽琳娜。”

“金髮碧眼那個?”

“不是,黑色頭髮那個。”陸斯行非常相信這個設定,“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讚美她。”

“重要的不是讚美,而是你對她真實的感受。比如說……”

“比如‘賽琳娜小姐,您的話語就是我生命的方向!’這種嗎?”

“大概吧……再多琢磨一下美感……”

“唉,我大學的時候詩學總是被當,修辭這種東西我實在……”

“我是指字跡。”

“嚶QAQ……”

 

***


陸斯行感到自己最近文思泉湧,成日在病房裏吟詠他的文學創作。

“你是如此的神秘,沒有人知道,你從哪兒來……”

“啊!賽琳娜,我的頭……好痛……”

“我這裡養的都是上品的好鴿子……”

唐名燁聽得面有難色,出於同情,他沒說什麼。

陸斯行如此打了雞血的行為,在某天發現自己是單方面付出之後戛然而止。

“你都不讓我看你寫的!”陸斯行委屈巴巴。

“我……”唐名燁語塞,“其實我最近陷入了一種困境,但小蓓沒有給我解答。”

“是嗎?”畢竟她是你幻想中的女友,又不是先知。陸斯行心想。

“應該說,我漸漸感覺不到她的存在了。”

並不想討論這個問題的陸斯行聰明地選擇了沉默。

“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情況,我、我有點害怕。”

唐名燁猶豫了片刻,忽然把手中的紙張塞給陸斯行:“這是我最近的作品。”

陸斯行把紙攤開,上頭一個字也沒有。

“謝謝你這些天指點我寫作的不足之處,這個……我能幫你改嗎?”

“幫我改?”唐名燁有些茫然,“也行吧,我已經不知道還能做什麼了。”

 

***


第二天清晨,唐名燁發現病床旁邊的花瓶下壓著昨日的信紙。

“我的心為你留一座花園,不論你存在與否。”

隔壁床是空的,陸斯行不在。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