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秘密花園 04


失蹤人口回歸!




中午,陸斯行撲騰著被醫護人員架著回來了。那副仿佛不願回幼兒園上學的蠢樣,讓唐名燁為替他擔心了幾個小時的自己感到羞愧。

據說陸斯行憑藉著自然不做作的演技騙過了新來的門房阿姨,又憑藉著青春健美的體魄翻越了醫院的圍牆,成功投奔自由,回到了美好的人間。

醫生很慎重的評估是不是要把他關進單人豪華牢……啊不,病房。

“唐先生,如果你的病友對你造成了任何困擾,我們可以立即將你們隔離開來。”

要是兩個星期前聽到這句話,唐名燁一定會欣喜若狂地表示簡直太需要了,這傻逼連呼吸都造成他的困擾。

然而現在,努力無視陸斯行亮晶晶的小眼神,唐名燁卻艱難地說:“不……我們相處得……很愉快。”

 

***


半個小時之後他就後悔了。

 

***


“小燁~我就知道你心裏還是有我的!”陸斯行一個飛撲,五體投地地降落在唐名燁腳邊。

唐名燁嫌棄地抽回他的腳:“不要這樣叫我。”

小燁?身為一個社交障礙這麼親密的稱呼簡直不能忍。

“那不然叫什麼?唐先生?唐明皇?”

“算了……”唐名燁扶額,“你好不容易逃出去,怎麼又回來了?”

陸斯行看著他:“就,想你了唄。”

“……”

會心一擊。


***


陸斯行這回逃出生天確實去做了一點事情,比方說他終於想起了自家地址,給花園瀕臨枯萎的虞美人、金盞花澆了水,而多肉不愧是多肉,主人離家多日仍然生機勃勃,安然無恙。庭院中央那張吊在樹上的籐椅寂寞地晃蕩著,落了一簍的枯葉。

家這種地方,果然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陸斯行站在自家花園,望著兩條街外腦科醫院的房頂,無比感慨。

舊日的習慣開始慢慢迴歸他的腦海。陸斯行按照一貫的順序整理完花園之後,便順從本能地步出家門。

他感到很新奇。

往常的自己會做什麼?會走什麼樣的路線?看見什麼樣的風景?

懷著這樣的心情,陸斯行在穿越了幾條幽靜的小巷之後,一臉黑線地發現自己正熟門熟路地準備私闖民宅。

這是一幢質感晶瑩的小房子,與眾不同的建築結構,看上去像是設計師的工作室。

陸斯行攀上圍牆邊的矮柵欄往裏面望,房子的主人似乎不在,乾淨、無機質的院落沒有一絲生人的氣息。螺旋樓梯外罩著一大片彩繪玻璃,陽光正好,美麗的光彩在階梯間流轉閃爍。

陸斯行恍惚看見了一個人從這樣的樓梯上走下來,靜謐的神色,黑色的長髮蓋住一小半臉。

那人抬起頭來對上他的眼睛,忽而被陽光穿透似的消失不見了。

陸斯行嚇得差點從圍牆上一頭栽下去。


 ***


“等等,你記得那屋子的地址嗎?”唐名燁打斷陸斯行,後者正繪聲繪影地講述他的冒險旅程。

“呃……是XX社區XX巷吧,幾號我忘了。”

“有彩繪玻璃那棟?”

“對對對,可厲害了,特別漂亮。”

“……”

“怎麼了?”

“沒事。”

唐名燁表面波瀾不驚,內心刷頻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這傻逼去我家想幹嘛!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