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鹿

劍三er 目前主產明唐 歡迎勾搭
全職雜食黨 , 只產葉藍 , 喻黃無差

秘密花園 05


陸斯行感覺自己的記憶確實正在慢慢恢復。

在他腦海當中,在他的白日神遊和夜間夢幻裏,女友賽琳娜的身影都越來越清晰。呃……事實上他現在不確定賽琳娜是個女人,因為他心中那個人很消瘦,沒胸沒臀那種。

花了一秒鐘時間接受自己本來可能是Gay的事實後,陸斯行繼續愉快地視jian……啊不是,是欣賞病友唐名燁在病房內優雅走動的身姿,再次感嘆進一次醫院真是不虧。

同房(?)多日,唐名燁已經習慣這病友熱烈中帶有一絲猥瑣的眼神,此刻就算陸斯行對著他流口水,我們的當代抒情詩人也無暇去管。他愁死了,比起陸斯行腦中賽琳娜的形象日漸立體,他的小蓓卻仍然遍尋不著。

“我覺得你可以找一個真實存在的對象來練習。”陸斯行瘋狂暗示,“比如說,我有時候就是看著你,才想到那些寫給賽琳娜的詩句的。”

唐名燁茫然無助地看著他:“真的嗎?”

這小眼神……

“真的。”陸斯行臉上正氣凜然,下身簡直要微微一硬。


 ***


“那我開始了。”唐名燁坐在陸斯行對面,緊張地吞了一下口水。

“你開始吧。”陸斯行萬分期待。

“在七星連珠的夜,你是水銀,毒殺我在奧爾本的迷霧街燈。”

“?”

“晨曦不曾來過你這裡,我也不曾,連我也不曾造訪過我自己。”

“??”

“給我你的三個星期前掉落的頭髮,我要在其中參透你,用一種凋零的分子式。”

“???”

“你覺得如何?”

“呃……很好,很有畫面感。”

麻麻耶,有文化真可怕。

陸斯行心有餘悸。


 ***


禮尚往來,唐名燁也坐正了讓陸斯行對著他抒發詩句。

“咳!”陸斯行蒼蠅搓手,“那我就來了啊。”

“請。”

“我呢,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有種熟悉感,好像我們在哪兒見過,或是我曾在什麼地方默默仰望著你……”

“等一下,是我太拘泥於格式了嗎?總覺得這已經超出了詩的範疇?”

“那一定是你太拘泥於格式了。”

“喔好吧。”

陸斯行繼續:“我在還沒遇見你的時候就想念你,我在遺忘你之後又非常懷念你。賽琳娜,我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咆哮著我怎能忘了你。我感覺你消失了,可是你無所不在。就在我身邊,或許就坐在我的對面。”

唐名燁感到陸斯行太過入戲了,望著他的眼神深情得不要不要的,搞得他老臉一紅,如坐針氈。

“你覺得如何?”

“很好……很動人。”簡直太動人了,唐名燁捂著自己一顆砰砰亂跳的少男心,努力維持高冷人設。

“太好了。”陸斯行輕輕一笑,慢慢前傾身子靠近唐名燁。

他伸出手貼向唐名燁的臉。

唐名燁沒有動。

他觸到了他頸側的皮膚。

唐名燁沒有動。

陸斯行手指劃過青年的頸部線條,往下,理了理病號服粗糙的衣料。

“你領子翻歪了。”他說。

 

***


完蛋了,吃棗藥丸。

居然腦抽到以為陸斯行要親上來……唐名燁捂臉在床上翻滾,徹夜難眠。

隔壁床的陸斯行也在捂臉翻滾。

怎麼就沒親上去呢?大好的機會啊啊啊!

兩人各懷心事,偶爾滾到隔床相對的位置,一目光相接,立刻紅著臉背過身去。

整夜不斷重複以上環節。

最後兩人決定把病床中間的簾子拉上。

 

***


他怎麼這麼可愛……次日陸斯行掛著黑眼圈心想,總有一天他要把唐名燁給睡了。

陽光明媚,唐名燁狠狠地連打了幾個噴嚏。

 

 


评论(3)

热度(32)